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反传销总部咨询②群
反传销总部咨询①群
反传销总部咨询③群
反传销总部湖北群

用户名:  密码: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解救案例 >  正文
铭剑反传销解救劝说日记(10)---梦醒了我们依旧坚强
http://www.fcxzb.com/   2013-01-15 11:59
分享到:

  也许是自己生活的圈子太小、接触的人员也很单纯,没有太复杂的内容,我总以为传销是离我的生活很遥远的事情,对传销的理解还仅是存在于老师所讲的“限制人身自由,打电话向家里要钱”等比较原始落后的传销模式,就在刚刚过去的国庆节,我才发现我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我现在将我家人被骗参加传销的经历写出来,权作抛砖引玉,让更多的人更加警醒、更多的人免于被骗。

  应该是一年前吧,听我妈说我家小妹交了个男朋友,说实话在今年的国庆节前我没见过他,我妈对那个男孩不太满意,但小妹属于撞到南墙不回头的类型,非常执拗,家里人的话她也不愿意听,平时经常问我做什么生意比较赚钱,比如开网吧之类的,而且后来向我借钱说是做生意用,其实我不知道到底是他们俩谁的注意,人总会护短的,我将这事归于其男友身上了,总之是挺讨厌的事,现在我们两家关系还没到哪里呢,就能开始向女朋友的姐姐借钱了吗?恕我孤陋寡闻,本人还没听过这样的事情,加之小妹什么事也不跟我说,我很怀疑,所以我并有给她钱。

  后来,小妹告诉我她在滕州发现了一个很好的项目,让我帮她看看是否可行,我多方打探她仍不肯透露丝毫,只是告诉我:“我说不明白,我看了一个星期才看出点头绪,你来考察几天,看看是不是和我看出来的一样。”在打探未果的情况下,我直截了当地问她:“该不是传销吧?”我小妹的回答非常干脆:“不是的,要是的,我还叫你来,我自己一看不好我不跑,那传销多厉害,我一去看,别人把我卖了怎么办”,“放心,姐,要是我干坏事我还让你来,就我这样的能干什么坏事”,最后还是不太放心我接着问:“该不是什么非法勾当吧?”我小妹这样回答:“你说什么的,我能干那样的事吗?违法的事我也不敢干呀”。最后千叮咛万嘱咐我千万不要告诉我妈我放假几天,还说让我二妹也去帮她看看。(我以为我二妹当时在青岛,没想到她就在滕州!)

  就这样,10月29日我坐车来到了滕州,感觉比枣庄市区繁华多了。这是我第一次到滕州,有些陌生,可能是坐车时间太长了吧,有些头晕目眩,也害怕小妹被别人(当时的感觉是其男朋友或者其他人)骗了,我给滕州的朋友(虽然他当时不在滕州)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所在的位置以及若我6点前没给他短信他就报警。此后不久,我二妹和小妹来接我,随之将我带到了滕州步行街后面一个很安静的坐落在三楼的房间,轻轻敲了几下门,有几个神神秘秘的年纪不过20岁左右的年轻人帮我们开了门,依次握手后,他们让我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子,后来才知道这是专门为新人准备的,说是要听课,讲课前还有一段很煽情、很有鼓动性的介绍,请某某大培(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什么大培)讲课,说什么“在我公司做得非常好非常棒”之类的话,此后就开始讲课了,讲网络营销、直销、安利以及安利进入中国带走诸多钱财,讲国家抵御外国企业冲击,所以我们要组建的自己的“中华人际网”,说“人际网”与陕西太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以其生产的“纳米催化空气清洁剂”为媒介,产品不重要,重在编网,公司与陕西太和公司仅是合作关系,万一哪天陕西太和破产了,可以和其他公司合作,比如海尔、比如长虹,后又讲五级三阶制、三商法、退役、四种奖金分配制度、市场倍增学等。平心而论,他们的课很有激情,还引用诸多名人为自己论证,比如杨玉勇、陈如意披荆斩棘为众人开辟了一条金光大道啊,朱军“艺术人生”采访冯金波、王继环、公司副总张仁芳被其表姐带去考察行业,然后带领全家38口人参加这个所谓“绝对能改变你一生和家族命运的可靠、真实的项目”。与此同时,他们还将多位国家领导人搬来为其行业增加砝码,比如讲1995年前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在美国视察海尔公司时发布了“73”号令和16字方针:“允许存在,限制发展,加强管理,谨慎试点。”,讲到薄熙来(当时任辽宁代省长):“我们将一个试点性的行业放在了东三省” 啊,都寓意他们的“人际网”,拿邓小平80年代“无期无息贷款”、90年代“原始股、国库券”说事,以及今天的国家试点(暗指“人际网”)鼓动人心,还说什么“智者创造机遇,强者把握机遇,弱者等待机遇,愚者错失机遇,让我们做生活的智者、强者,去轰轰烈烈干一番大事业吧!国家打击非法传销也只是为我们打打负面,国家要维持生态平衡啊!要是所有人都来参加,国家不就乱了套了吗?”

  的确,他们的课很有鼓动性,但我不愿意听啊,在我的意识里,一个连字都写错的人,我不相信他的课能有什么价值。课讲完了,就是几位大培和我交流行业知识,刚开始我很“傲”(里边人的说法),找到个破绽就把他们驳回去了。下午、晚上也会有人和我聊天,感觉像是疲劳轰炸,听得我脑袋发晕。晚上吃饭,很简单的青菜、稀粥、馒头,青菜不放油,鱼也是水煮的,令人食不下咽。晚上睡的是泡沫铺的地铺,多人睡在一起,也许是很不习惯吧,凌晨了两点我也没睡着。10月30号我想回家了,我当时也很天真,觉得我的两个妹妹、小妹的男友没有参加,我要带他们走,因为10月1日我有个表妹要结婚,我要回去喝喜酒,我不想在那里跟他们耽搁我的时间,很无聊,根本不可靠的东西凭什么要别人相信(即使他们拿营业执照给我看,但是这年头假的东西太多了,谁能保证他们的营业执照是真的呢?)。当时主要是我小妹在和我讲道理,我二妹基本上没说几句话。多次劝说无效,我当时也是气得口无遮拦:“你想干就留下吧,我们都回去,不怕死就去干吧!”我小妹也是很倔强:“二姐都能帮我看看,你就不能,要是我干了,走错了路,我就跟咱妈说我当初让你帮我看看,你没仔细看,我走错了路都怨你!”就这样我又留下来听课了,每天讲课的内容差不多,好几个人重复讲课,看着他们就很厌恶,很不乐意听,每天例行的交流,变相的“疲劳轰炸”,这样的日子到了10月1日,我还是跟以前一样,用他们的话说是“没看明白”,还有人用“油盐不进”形容我,他们真是太抬举我了!终于,当下下午来了一个最令我恶心的孙大培,她的媳妇怀孕了,居然也被带到哪里,吃糠咽菜的生活,应该对孩子有不良影响吧,但据他的说法是他经常带着媳妇出去改善生活。这位孙大培的生活真是好啊,据说代理员三天两头地请他吃饭,我倒觉得他补得像排骨。他去了之后就开始用言语刺激我(后来才知据说是根据我的性格和经历采取的策略,说是“十个大学生九个傲”,应该多加刺激):“小姐,你出门没带个丫鬟呀”,“你的心怎么那么硬呢,你妹妹发现个好项目,你非但不支持还百般阻挠!不要只想着自己想想自己的家人、想想自己的父母!”我也是个很倔的人,当时就和他翻脸了,疏不间亲,他以为他是哪颗葱?他凭什么在我家人面前对我指手画脚的!我爸妈都没这么说过我!我当时就想离开,结果这位孙大培的媳妇劝我,说他老公就是这脾气,喜欢和别人抬杠,让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位孙大培倒也十分知趣,很快就离开了我们所在的房间,其哥哥派上用场了,他也是位大培,带着8个月的孩子住在那里。因为很生气,连带着对其兄也没什么好脸色,不搭理他。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那位令我非常恶心的孙大培又回来了,说是要跟我道歉,一口一个“妹妹”地叫我(他其实比我小几岁),不断地说自己说话不着边际、很得罪人。渐渐地我口气软了,我说:“我希望自己的妹妹安安稳稳地生活有什么错,平平安安的有什么不好!?”就这样,我又留下来了,后来就是闲话家常,没再继续讲他们的行业。没过多久一位姓甘的大培过来了,一个文质彬彬、戴眼镜的男孩,跟我讲他爸妈将他带进了行业,自己也曾是大学生,讲自己的心路历程,感觉很真诚的样子,其实那天下午由于之前的争吵我的头已经很痛了,根本没仔细听他在说什么,这位大培估计当时也很生气吧,但他脾气控制得很好啊,呵呵,一直叫我“姐”,当时的想法就是行业里的人对人都那么热情啊!还好对他没什么他太大的反感,只是不愿听而已,否则我的头痛会更严重!

  晚饭前他们又开始唱歌了,一首《出人头地》,歌词大意:为了出人头地,我们相约来到这里。家里人们的热情,叫我怎么能忘记,感谢亲人们啦,给了我这次好机会,我要好好地把握,在远方干出成绩。二十年来的生活,让我悟出一个道理,人在没钱的时候,谁都瞧不起,想想我们的父母辛辛苦苦把我们养育,希望我们长大以后越来越有出息,不愿在过着那种堕落的日子,我要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已的位置,好兄弟我奉劝你,千万不要受讽讥。好兄弟我奉劝你,千万不要受讽讥。最美好最灿烂的日子在远方等着你。用他们的话说这就是社会现实,“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孙大培说自己是曾经的老新田,借用朱镕基总理的话说:“新田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任何人不要为难新田人”,说是要“网络平移”(编码由GK变为CN),这个行业是国家操纵的,砍掉了不听指挥的假网,然后开始收编正规的地方网,最后形成“中华人际网”并将公开运作,而且有些地方的“人际网”已经浮出水面了,比如已经和“清泉源”合作。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如此讨厌过一个人,这位孙大培倒是很荣幸地成为了第一个,估计是见我不想和他说话,他将话题转到了曾经和他一起趴过地铺的已经晋代的兄弟姐妹们,说他们晋代后有3万元的包装费,他们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多么有钱多么有气质,还给我看他们前后变化的照片以及视频,甚至还说我们枣庄的“光明大道”和薛城火车站也是他们行业里退役的人出资修建的(据说退役后有1-5千万的钱可拿),真是说谎话不打草稿呵!我看着资料,这位孙大培倒是憧憬起以后的美好生活了吧,两眼放光,真的是很好笑。最后说是我的情况代理员也是了解的,说我们在考察公司的同时公司也在考察我们,说代理员要他转告我“选择不对,努力白费”,说得真是冠冕堂皇!

  10月2日,跟往常的安排一样,还是听课,只不过多了位40岁左右的中年人,看起来像是头儿吧,很有领导力的样子。吃过午饭(青菜、稀粥加馒头),我俩妹妹和一个邻居陪我转了很多个巷口带到了一个他们所说的另一个“家”,正是今早见到的中年人,说跟他聊聊天,这位姓刘的大培,来自菏泽东明,说是当月他就该晋代了,但据他自己说则是自己下面的培训员不成熟,他就在下面辅导辅导吧。聊起来真是不得了,刘大培的知识面真的是相当丰富,比之前的几个大培强太多了,从“行业”发展初期,也就是开山祖师爷杨玉勇、陈如意开始一直讲到现今行业里的领军人物,讲国家的暗中扶植、讲国家打负面,讲“人际网”总部苏家屯,讲陈如意的孙子陈辉领导“人际网”,真是学识渊博,真能掰!一直谈到傍晚,我的问题基本上问完了(暂时没想到其它可以问的问题),我们就回原来的“家”,我也没想到能劝服小妹的办法,在路上我就跟我小妹说刘大培讲解的很透彻,我好像没什么问题了。回去的路上,小妹的表情很古怪,我就试探性地问她:“你已经加入了?”她点点了头。然后我就说我觉得不错也想加入,就问二妹和小妹男朋友呢?我当时也只是想探探底,她们说只有小妹一个人加入了,二妹暂时没钱,过段日子再加入。回去后,讨厌的孙大培开始问我怎么变化那么大,估计是有人向他汇报情况了吧,“行业”里的人疑心都很重,我轻描淡写地回答他:“你的阅历少,说服力不强!”再后来就是吃饭、唱歌了,又是《出人头地》,不过当晚的伙食改善了,竟然有肉,说是过节了,公司改善生活,也许是过去的几天都吃的很清淡吧,那顿饭大家都吃的格外香。

  10月3日,我便申请加入,中秋了,我也不想和他们瞎耽搁,我急着回家。我当时没带身份证,我以为他们会很有“原则”,没身份证不让加入呢,我的身份证落在东营了。没想到孙大培说有身份证号码也是可以的,还要交3000元(本来是想回家给我妈的),骑虎难下的情况下,我让二妹帮我取出了钱(当时的想法很天真,以为加入了可以了解更多的情况,可以取得他们的信任也可以找出理由劝说小妹,因为当时我不想让爸妈知道这件事),当天还有一个男孩也要加入,我们俩一起参加考试。当天上午我见到他们口中的张代理员(并不是自己团队的代理员),据说此人以前在银川是开小肥羊连锁店的,本来就属于很有钱的那类人,自从考察了这个项目后便将自家的店盘给自家表弟了。见着之后发现张代理的确是个斯斯文文的人,带着副黑边眼睛,西装革履,皮鞋铮亮,缺憾就是看不出到底是什么牌子,盘腿坐下后便开始所谓的“考试”:参加行业的好处、公司的制度等,期间所有人对其非常恭敬,交了 3000元会员费的同时还有会员的身份证复印件(另一个男孩),即使没拿身份证记得自己的身份证号码也是可以的(我),考试完就讲所谓的行业前景,还有后不后悔加入之类的。就这样我便加入了这个组织,估计小妹及其上线们也该放心了,起码我回家不会给家人讲这事。当初按小妹的说法是“看明白了再回家”,我要是一直“看不明白呢”?他们估计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我搞定吧,如果我回家跟爸妈和亲朋好友全说了,他们的损失该是多么的严重啊!当天上午,很有说服力的刘大培又来了,说是和我说说昨天下午没讲完的行业知识,称呼变成“某某老板”了,呵呵,挺搞笑的,然后就开始向我灌输所谓行业技巧,用“善意的谎言”邀约,简言之就是“骗”。我当时说我的同学朋友基本上都在外地,不好办,刘大培给我的建议就是邀约陌生网友!真是行业的老前辈,无所不用其极!

  当天下午我和小妹就回家了,我二妹说是怕被家人怀疑决定第二天回家。刚开始,我决定邀请个人觉得很精明的朋友去看看正好也帮我劝劝小妹,朋友们都很忙,我也不好意思打扰那么久,也怕他们去了之后也被洗脑了,左右为难,进退维谷,就这样在家住了一星期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我也终于知道单凭自己是没法说服她们的,唯一的进展是知道了原来我二妹是小妹的上线,二妹、小妹、小妹男友是我的上几代,以及他们上几代的人员,了解了一些所谓“行业知识”,加之我在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我决定先回公司再想办法。

  回到公司我查阅了相关的法律条文以及相关的案例,比如《禁止传销条例》,通过飞信发送给我两个妹妹,不过她俩的反应是:“你说的是传销”或者说“那是国家打的‘负面’!”我当时真是欲哭无泪,席绢的评价太精辟了:“最成功的人才与最邪恶的败类都必然是绝顶聪明的人,不屈服于中间人社会浮沉。”当时真的是非常佩服那些传销头目,想到的方法真周全,太高杆了!

  回公司后我是寝食难安、心力交瘁,工作的事也暂且搁置了。晚上没事就浏览网页,偶然的机会看到百度百科这样一句话“在反传销的道路上,出现了许多反传销志愿者,他们有叶飘零,李旭,凌云,利剑等等。虽然反传销道路非常辛苦,但他们依然坚持着。”我当时也是很好奇,“叶飘零”?很有意思的名字,闲极无聊就查查“叶飘零”吧,就这样发现了一个网站“中国反传销网”,看到了求助电话,试探性的打了个电话,没想到打通了,聊了很多,后来又通过QQ和叶飘零交流了一些问题,后续工作就是和他们的工作人员“铭剑”联系了。通过我,铭剑详细了解了我俩妹妹以及小妹男友的情况,并决定了劝说策略,我谎称铭剑是我认识已久的朋友,并跟我二妹说我要带他去滕州考察几天。结果当天晚上,我之前非常讨厌的那位孙大培开始用我二妹的手机询问铭剑的详细资料了,也就是行业里所谓的“市场名单”,比如姓名、性别、性格、爱好、个人经历等等。将前期一切事情安排妥当后,19号下午向公司请了假,20号我坐车来到了枣庄(担心家人知道没敢回家),因为到达枣庄时已经晚上7点了,我提前和堂哥打了个电话,让堂哥帮我找了个住的地方,吃过晚饭就睡了,想着早点起床去接铭剑呢,可能是太累了吧,早晨醒来已经6:30了,然后就是匆忙坐车到了薛城,还好铭剑坐的车晚点,我到车站时刚刚好,打电话联系他,见着一个相当成熟稳重的男人,就是我的朋友铭剑了,其实刚开始我已经看见他了,只是没敢认,认错人了多尴尬啊。吃过早饭,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的宾馆订了间房间,然后打电话叫小妹到薛城,小妹当时就在薛城其男友家(小妹男友本就是行业的消极分子,原本就不同意小妹从事),小妹也没想太多就来到了我们所在的房间,后来的工作就是铭剑的了,我仅是配合。在电话里我谎称铭剑是我男朋友,小妹来到房间后主动和铭剑聊天,呵呵,有查户口的嫌疑,铭剑将他的经历说了一遍,当铭剑把曾经做网络直销的经历说出来时,小妹非常兴奋,于是就这样越聊越投入,小妹也慢慢地明白了她所从事的所谓行业其实就是传销,一个骗人的把戏,由于小妹在那个行业的时间很短,所以很多东西她并不是十分了解,铭剑的劝说也十分奏效,小妹清醒得也很快。小妹的事情解决了,关键是二妹了。我们想让二妹到薛城,小妹也帮着说和,但是二妹身边有其他人出谋划策(上线以及几个培训员),她自己也不愿意来薛城。我挽留铭剑再停留一天,因为若铭剑离开了,我们没把握能说服二妹。我们当天下午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强硬的办法:如果实在叫不会来告诉家人和自家亲朋好友,就是破坏她的邀约市场(这个方案我不赞同,我原来的计划就是不经过家人,争取船过无痕,将这事悄悄地解决了),向滕州荆河派出所打电话始终没有打通、向荆河工商局打电话被他们找个理由挂了,后来给朋友(在派出所工作)打电话看看能不能跟着过去,据说是没有很充足的证据也没法去抓人。这样我们的思路就断了!我向铭剑保证第二天无论如何也要将二妹带到薛城,即使是强硬手段!

  22号早晨,我和小妹、小妹男友去了滕州,找了个借口悄悄将二妹邀出,后来我们就将二妹带上车,她并没有挣扎,估计是觉得我们都是她至亲的人,不会害她吧。上车后二妹晕晕沉沉的了,我拿着二妹的手机,路上发现他们的培训员打电话了,我跟二妹说:“是孙某某打过来的,别理他,我最讨厌的就是他了!”后来他们不断地打电话,没加考虑,都被我挂断了。直到我们到了之前在薛城订的那家宾馆,进了房间,铭剑开门见山地和我二妹谈起了所谓的行业。因为二妹在那里几个月了,了解的东西也比较多也有很多的疑点,比如每天6元的生活费(每人每天6元,也不至于每天青菜、稀粥加馒头吧?),铭剑的问题也比较有针对性,二妹也不时地问一些问题,慢慢地二妹也了解了所谓的“行业”只不过是个为上层领导聚敛钱财的骗局!后来二妹和铭剑聊起她在组织中的一些事情:这次从青岛平度迁过来的只有30多人,3个寝室,现在就剩下2个寝室了,而且大的领导不知道去哪了。铭剑就告诉二妹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那就是你们的上级拉网单干了,自己收钱了。后来铭剑向二妹传授成功行业者的经验逗逗她:在自己的家乡从事行业是发展不起来的,根本挣不到钱,要发展就要异地邀约!二妹不好意思地笑了,说自己知道是骗人的东西干么再去骗别人呢,说她们寝室就有一个云南的姑娘,也是异地邀约过来的,被网友(一个培训员)叫过来的。期间她们的培训员一直打电话,还发了个短信:“怎么了,想造反么?!再不回电话就要上报了!”我们也扯了个谎,说我们在枣庄玩呢,要改善改善生活。下午我们就将全部的事情解决了,无事一身轻,陪铭剑买了返程的车票,晚上11:30的车票。当天下午,小妹和男友回家了,剩下我们仨开开心心地吃了顿晚饭,真好,趁着等车的时间也可以让铭剑帮二妹加深点印象,以免再次上当。

  第二天也就是23号早晨,我和二妹上网查点资料,小妹和男友去滕州将其行李搬回。估计他们已经提前做好准备了吧,他们并不阻拦只是说铭剑及其网络:“那是被砍掉的假网,那是被砍掉的假网的代理员,他在报复行业呢”,“一个代理员消极一个会员还不容易吗!”呵呵,他们也太信心满满了吧,他们就能保证自己的所在的网络就不是假网?不会那一天也被砍掉?说这话的是我的一个邻居,本来还想劝劝她的,看来是没希望了,小妹跟她说一句她就顶两句,后来就彻底撕破脸皮了,真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小妹也没有办法了。当天我和二妹回了枣庄,权当是散散心吧。

  现在的情况是我两个妹妹和小妹男友都清醒了,小妹和男友倒没什么影响(本就是行业的消极分子,估计没什么大的影响),怕的就是二妹在那个狂热的环境里呆的久了会产生什么不良影响,我也看到网上很多人说的“传销病”:满嘴谎言,说谎成了习惯,不再相信任何人,对人充满防备心,一旦发现“行业”是个骗局,整个人就会变得情绪低落、烦躁不按、有强烈的挫败感。二妹就跟我说自己“很迷惘”,“以前跟妈说谎会脸红,现在说谎面不改色,只是心里会很难过”,“很不想面对外面的人,感觉是那么地陌生,也怕见到熟人,非常想逃避,想离开枣庄到外地散散心”。24号,我们姐妹俩在枣庄市区随便逛逛,聊了很多,二妹也说了很多她们在行业中的事,说自己变得很节俭,以前根本不会穿的衣服现在也会穿,说行业里的某些人为了所谓的“坚持”,很会省钱,有的连早饭都免了,很多人比刚来行业考察时瘦了好多!一次我悄悄地问她:“如果我跟你说你做的那个行业是个骗局,你会相信吗!”二妹想了想说:“应该不会,你了解的东西很少,你不能解答我的问题。”“那你为什么相信我的朋友呢?”她的答案也很干脆:“你的朋友没必要骗我,更何况他能解答我所有的疑点,我本来就是他们认定的‘消极分子’,本来想的事情也很多,也为自己留了条后路。”此刻感谢铭剑的同时,我也有点伤感,行业里的成员们有没为自己留条后路呢,也许只有当他们众叛亲离,伤痕累累的时候才会悔不当初吧。

  现在所有的事情就要告一段落了,小妹和小妹男友恢复了正常的生活,二妹去了外地散心,我也回到公司正常上班了,这一切就让它过去吧,风轻云淡,船过无痕,今天写下诸多内容不仅是给他人一个警示也是和过去的种种做个告别,恍如一场梦,梦醒了,我们还要继续原本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也许平淡但很真实。

  小 健


 
作者: 小健    来源: 反传销总部     编辑: admin
发表评论
您好: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相关新闻
图片新闻
在线咨询
反传销QQ群
求助电话
求助电话:15871657110
关于我们
        为解决反传销界目前面临的局面,由民间反传销资深志愿者王庚新先生倡导成立中国反传销总部网(www.fcxzb.com)总部工作室目前位于湖北省宜昌市,由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中国反传销网、中国反传销协会、王士次反传销网等多名骨干精英汇聚一堂。是目前民间职业反传销团队中实力最雄厚、口碑最好、人员资历最整齐也是资格最老的一批人员组成。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
网络报警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 公安部经济
犯罪侦查局
国家工商总局 国家工商总局

揭露传销真相,戳穿美丽谎言;铲除经济邪教,共建和谐社会。反传销,我们在路上!

电话:0717-6974614,0717-6974714,15871657110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或引用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联系QQ:798556321

Copyright © 中国反传销总部 鄂ICP备12018424号